联系我们
  • 公司:洛阳利发国际有限公司
  •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高新区轴承产业利发国际
  • 联系人:张经理 潘经理
  • 手机:13803887028 13938842660
  • 邮编:471300
  • 网址:http://www.ws-yst.com
新闻中心当前位置:利发国际 > 产品中心 >

激发20位学者大会商 林毅夫首发声:学问要从实

[ 发布日期:1970-01-01 点击: 来源:洛阳利发国际有限公司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利发国际

  【编者按:8月21日,林毅夫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团队,为转型升级开出新药方,发布了30多万字的《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

  报告甫一发出,上即就是否要发展轻工业补短板引发一场大讨论,者措辞严厉。除了报告课题组回应质疑之外,林毅夫对此一直未做回应。

  29日晚,林毅夫曾对观察者网表示,“参加讨论的人很少是真正看了我们报告的。”所以,“我是不想参与讨论的。”

  不过,8月27日,林毅夫的为群主的微信群“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里,20位学者就报告展开一场非常激烈的大讨论,期间不同观点针锋相对言辞犀利,林毅夫也首次就报声。】

  

  

(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学术副主任 副教授) 杨光摄

  发言人:(按发言顺序排名)

  郭强 (中央党校 教授)

  车嘉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教授)

  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教授)

  (科技部、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与国际合作计划办公室副主任)

  付才辉(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 研究员)

  (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学术副主任 副教授)

  王迎春(上海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杨新英(菁英祥资产管理公司总裁)

  黄益平(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教授)

  林毅夫(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教授)

  张中祥(马寅初经济学院院长 卓越教授)

  张国华(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院院长)

  刘学文(科技大学金融系 副教授)

  沈艳(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教授)

  蕾(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系主任 教授)

  张小茜(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 副教授)

  乾(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助理教授)

  徐建国(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副教授)

  李系(科技大学会计系 教授)

  何国俊(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学部、经济学系助理教授)

  以下为对话内容,蓝色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可以分出三个特区,一个给老林,一个给老田,一个给老张,看哪个特区搞得好”
 

  中央党校教授郭强:

  说一句闲话:学者做企业咨询的,最不靠谱的就是告诉企业应该生产什么产品;学者做咨询的,最不靠谱的就是告诉应该发展什么产业。

  学者如果觉得自己有复杂体系的诊断能力,那就掰开了揉碎了告诉付钱请你的人,他们的病症在哪儿。学者如果觉得自己掌握了规律,那就授之以渔,把你发现的规律掰开了揉碎了告诉付钱请你的人,让他们自己学会一种方法。

  

  

郭强 (中央党校 教授)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 车嘉华:

  可以分出三个特区,一个给老林,一个给老田,一个给老张。看谁有本事用自己的推动当地的发展,看哪个特区搞得更好。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聂辉华:

  @车嘉华 想法有创意!但东北人民干吗?不过我确实认为东北必须搞特区,否则无法摆脱现有既得利益集团的。

  

  

聂辉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教授)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 车嘉华:

  @聂辉华 为啥不呢? 相信三家都可,或许殊途同归。

  中央党校教授 郭强:

  五年为期,肯定林老师干的最好,林老师是家。

  科技部、国家发改委可再生能源与国际合作计划办公室副主任 :

  @付才辉 @ 我多次去东北调研,整体来讲,产业发展的思不清晰,产品中心或者说方向有误。长期以来,无论国家还是其他地区的人,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就是东北适合发展重工业和资源型产业,而不适合发展轻纺工业、电子信息产业等。

  这次你们的报告,了人们的传统认知,所以有些人就不以为然。如果按照这些人的理解,贵州就根本不可能发展大数据产业,更不可能成功。如果说,现在下结论,贵州大数据产业已经成功,还为时尚早的话,但由于强而有为的规划引导得当,政策配套齐全,形成了大数据产业发展的热土。

  这个案例充分说明,发展轻纺业、电子信息产业等,也是没问题的。关键看的有力有为和政策设计。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新结构经济学在欠发达国家或者区域,具有较强的指导作用!

  “轻纺≠低端落后,不切实际的赶超思维害”
 

  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付才辉:

  @ 我也浏览了一下目前各方对《报告》争议的焦点,我觉得主要是集中在“发展的结构论”与“的体制论”上,确实如您所言,有些人对东北问题有着根深蒂固的赶超思维和体制厌恶情结,他们不以为然我能理解:如果是从发展的结构论出发的,争论的焦点是东北要不要再补轻工业短板,我没有半点犹豫地自己的观点;

  如果是从的体制论出发,争论的焦点是我们没有以体制作为分析的出发点,因此遭到反对,事实也如此,我们报告确实不是从体制论出发,因为我认为体制不是第一位的,是内生的,不论是计划经济时代东北的体制还是现阶段东北的体制都是内生于其经济基础的,要破局还得从产业基础出发,要我渐进式,前面举通化的例子意在说明此事。

  我在报告中开门见山地特地引用大学赵儒默教授的一篇文章,与我的观点一致:东北经济困境在经济基础上缘于“产业缺位”,在上层建筑方面是“体制固化”的所致,“产业缺位”不仅直接造成东北经济的脆弱,而且也是“体制固化”形成的根本原因。

  

点击查看大图

  

付才辉(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 研究员)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